adc影院年满十八周岁

“你以为我蠢,会被同样的招数欺骗两次?”眼见哈根盘膝坐下,寒冰邪神认定他又在故弄玄虚,冷笑数声,没半点犹豫,直接扑了过去。

“嗡——”就在邪神靠近城墙的一瞬间,一道刺目金光从哈根头顶射来,宛若一颗太阳,忽然瞬移到城墙上空。

“啊啊,不,哈根你好阴——”邪神痛苦嘶吼,身体外层的寒雾,在圣光中瞬间蒸发干净,露出一具皮肤苍白褶皱的恐怖身躯。

金光宛若利剑,没任何阻碍地捅穿冰晶铠甲、刺破神灵的鳞甲皮肤、穿透肌肉与骨骼……

就像阳光下,光线穿过一道虚幻的影子。

那一瞬间,时间似乎定格,所有人都清晰看到金光,与被万道金光射穿的魔神。

好似浓硫酸落在身上、让魔神痛苦哀嚎的金光,却对人类没任何伤害。

不仅没伤害,反而在刹那间驱散身体的寒气与恐惧,暖洋洋的,有一种夏天的感觉。

“我不甘啊——”邪神那三米高大的狰狞魔躯如烈火中的蜡油,迅速融化为一团火炬,落在城墙根,与万千尸鬼一样,惨淡地燃烧。

没错,不仅是寒冰邪神,连城外的尸鬼,这一刻也似落入火炉,失去控制地瘫软在地,然后自燃成一个火堆。

一时间,东城墙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呆呆看着金光中那道身影,蓝色与银色的铠甲,金色火焰织就的巨大披风,全身散发无尽的光和热,犹如太阳女神。

“女王万岁,人类必胜!”哈根大主教以手撑地,一跃而起,就像见到圣母一样满脸狂热,“龙女王万岁,丹妮莉丝陛下万岁,教皇冕下万岁!”

 性感美女床上诱惑的清纯

“龙女王…来了?”丹泽尔傻愣愣看着天空。

“火!”他听到她轻轻吐出一个字,与记忆中的声音一样,她真是龙女王!

“轰!轰!轰!轰!”轻轻的一个声音? 响彻整个潘托斯? 方圆五公里内,猛地腾起数十万的火炬,黑暗的天空被映的火红。

这一刻? 天地似乎被火焰整个点燃。

丹泽尔瞳孔收缩? 城墙外、城墙上,乃至突入城内的尸鬼和异鬼? 都在挣扎中燃烧? 燃烧成一片火焰海洋。

这是在做梦吗?

“不——”

“这不可能,至高我主救——”

隐藏在活死人之潮中的寒冰邪神? 声嘶力竭地哀嚎,像一颗拖着长长火焰尾巴的流星,迅速远离潘托斯,远离龙女王? 可还在半途? 还没逃出龙女王的火之领域的范围,就一个个爆炸成一朵灿烂的烟花。

“这是神吗?”丹泽尔难以置信。

“这就是神灵啊!”北城区,王宫内? 亲王与王族走出庇护所,与万千侍卫一样,站在露天院子里? 神情震撼地看着东城门上空那颗比太阳更璀璨的身影。

“她就是神? 是七神? 大家都知道。”亲王身边的超凡者护卫苦涩道。

“可这也太强了吧……”亲王环顾周围,西北小半个城市都陷入火海,因为小半个城市都被死人之潮突入,此时俱都引燃。

但尸鬼燃烧的火焰并没引燃周围的建筑,反而丝丝缕缕飘入半空,如风中的柳絮,落在城外更远方,远在领域之外的区域。

取领域内尸鬼燃烧之火,去焚烧领域外的尸潮。

看龙女王这威势,再想到被寒冰邪神一招撂倒的二代目大地与海洋之神,潘托斯亲王有流泪的冲动。

——为庆贺新城邦神就任,他献祭了一个亲儿子啊!

也不知这次之后还有没有神魔来潘托斯应聘三代目大地与海洋之神,也不知三代目守护神会不会再索取国王之血……

“如果不强大,诸神何必组建正义联盟。”巫师侍卫叹道。

“这……”亲王呆了呆,眼神诡异道:“要不,咱们潘托斯也立七神为国教?让哈根大主教当国师,如——”

话音未落,天空忽然炸响一道惊天霹雳,冰蓝色的闪电划破苍穹,骤然间浮现密密麻麻的雷电网,竟在天穹之上组成一幅巨大的面孔。

“丹妮莉丝,敢离开维斯特洛,你在寻死!”雷霆之神怒吼。

然后张大雷电组成的嘴巴,轻轻吐出一口白气。

明明天空已经没有可供下雨的云,偏偏白气所到之处,无尽水汽自天地间蜂拥而至,在眨眼之间凝聚成一座冰山。

底部面积数十公里,比潘托斯城都更巨大的冰山,从天而降。

“诸神啊!这就是传说中的禁咒,我竟然见到禁咒了?!”亲王绝望看着天穹,抱着脑袋哀嚎,“潘托斯完了,我们都完了。

让七神国教、哈根国师,都见异鬼去吧。龙女王就是灾厄,她引来了寒神,寒神降下禁咒。”

“没有龙女王,我们也会死,现在即便被埋在冰山下,至少死的痛快,不用变尸鬼祸乱人间。而且,会禁咒的可不止寒神。”

侍卫睁大眼睛,期待地看向东城门上的龙女王。

他在期待奇迹降临。

然后,他的眼中的神光暗淡,与东城门上空的圣光一起暗淡。

龙女王消失了,跑路了?

“该死,那女人与诸神一个德行,见势不妙,都逃跑了。”亲王跳脚咒骂,满脸绝望与怨毒。

“呼呼呼~~~”

潘托斯人正绝望间,头顶之上忽然狂风大作,一根奇怪的风柱在眨眼间成型。

那是一根横在天空的淡青色龙卷风,青色的飘带根根分明,散发淡淡的辉光,美丽无比。

如番天印落向潘托斯的冰山,就卡在横亘天际的龙卷风上。

像冬天里踩在冰块上的鞋底,冰山不可抑止地滑了个趔趄,向潘托斯城外倾斜而去。

“轰隆隆——”山崩地裂,冰屑纷飞,似乎整个世界都在震动,大陆板块像甘蔗般被折断。

众人耳中都是冰层与大地炸裂的声音,视野里全是大小不一的冰块、冰雪。

不知多少尸鬼被冰山砸成肉糜。

潘托斯城却完好无损。

冰山之危消除,天上的龙卷风也化为丝丝缕缕的青色线条,消失无踪。

龙女王散发神圣光辉的身影再次显露出来,就在龙卷风的中心。

很显然,她没有跑路,而是用龙卷风“滑倒”了冰山。

“神啊!”亲王噗通一下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,心中被劫后余生的喜悦填满,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“圣母万岁!”亲王身边的超凡者激动大喊。

“龙女王万岁,圣母万岁!”附近的侍卫与亲王的家眷一起欢呼。

“吼~~~”震天龙啸在雷霆面孔之上的高空响起。

划破空气的激烈尖啸,愤怒的龙鸣,猩红的龙炎,与冰蓝色的闪电搅合在一起。

——巨龙在天空与寒神搏斗?

潘托斯人停止欢呼,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天空。

“唰!”龙女王眨眼间消失在半空,更高的上空,火焰更盛,熊熊烈焰点燃整片天空,冰蓝色闪电被彻底淹没,只剩寒神的雷霆怒吼时不时震动天地。

“哗啦啦——噼里啪啦!”众人仰望天空,却很快发现天上在下雨,雨滴滚烫;雨中还有蚕豆大小的冰雹,冰冷刺骨。

“龙女王在与寒神战斗,保护亲王进入宫殿!”侍卫长大喊。

“不,我不去宫殿,我要看神战。”亲王挣开侍卫的拉扯,大声道。

“去阳台上看,冰雹砸不死人,可一会冷一会儿热,水中还有神灵的高能级魔力,容易生病。”超凡者护卫劝道。

——而且,你一个麻瓜,天上风雷火雾乱成一团,能看出个什么来?

他心里吐槽。

别说麻瓜亲王,就连城中超凡者也不知道战况如何,只有隐藏在暗中的诸神,看得明白,心情也更加复杂。

“想不到寒神这么强,随手就丢下一座冰山,丹妮莉丝更是手段巧妙,轻而易举化解禁咒。”拉赫洛苦涩道。

“世界对寒神几乎不再有排斥,展现这样的力量也不足为奇。

白霜是寒神老招数了,丹妮莉丝上次在临冬城吃过一次亏,一定偷偷在家研究过应对之策,有现在的表现也不奇怪。”苍白圣童淡淡道。

祂们两个都有教会在潘托斯,也都响应祭司的祈祷,降临意志帮教会武装抵抗异鬼中的寒冰邪神。

只不过城池告破后,祂们又打算与之前放弃科霍尔、诺佛斯等城市一样,尽力而为、不成则退。

还没来得及退,龙女王就出来救场了。

“你不懂,我与寒神交手多次,祂明显比之前更强。”拉赫洛叹道。

“我们一拥而上,一定能拿下祂。”马蹄子军神道。

“能不能行,得打过才知道。丹妮莉丝已经把初火的特性催发到极致,却依旧处于下风。”拉赫洛心情沉重,语气萧索。

苍白圣童缓缓道:“她有巨龙,有火鸦与风鸦,寒神到底没完全进入我们的世界,肯定没她坚持的时间长。”

拉赫洛无奈道:“这对我们算什么安慰呢?”

龙女王与寒神此时展示的力量,都狠狠打击到诸神并不柔软的内心。

“丹妮莉丝的成长速度慢了很多。”苍白圣童道。

“慢?”拉赫洛倍感荒谬,“你眼睛瞎了,还是脑子冻糊涂了?”

“她的火之歌成长速度,明显不如寒神融入世界的速度快。

如果按部就班的修炼,长夜注定永恒。你说,她会如何选择?”苍白圣童诡笑道。

“这……”拉赫洛凝视天空,喃喃道:“这一年,她的精力似乎都用来开发风之歌的空间极性了。

老鱼梁木得天赋被她送给黑龙,可她现在却能轻松用出空间传送术。

从龙石岛到潘托斯,四百公里呢!

总的来说,她的成长速度并没变慢,只不过人力有穷时,即便她是纪元之子,也没法两头兼顾。”

苍白圣童嘿笑道:“丹妮莉丝不是蠢人,明白火之歌才是终结长夜的根本。

所以,她努力开发空间神术,应该是为了烟海的贝勒里恩。

也许,她心里还在想,磨刀不误砍柴工。

花一年时间掌握空间术,去烟海夺取贝勒里恩的六千年积累,再修行火之歌,必将事半功倍。”

“有道理,我们且安心等着,这场大战后,她会很快前往烟海。”拉赫洛激动道。

“也许,我们需要再找一个盟友来干扰她的空间神圣。”军神喃喃道。

“风暴神如何?”拉赫洛心中一动。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