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视频下载app手机在线观看

蒙古包的褐色牛皮门帘掀开,伴随一股月桂香水与尿骚混合的甜腻气味,一个挺着肚子的女人在两名马人少女的搀扶下走了出来。

丹妮只看了一眼便愣住了。

不是多斯拉克彩绘马甲,一件来自密尔的轻薄蕾丝花裙,芽黄的颜色映衬得皮肤越发白皙她有垂落肩头的银色长发,朦胧紫的眸子。

如果不是脑海中的记忆提醒,她差点以为又遇到一位坦格利安家的血脉。

琼恩艾琳临死前高呼“种性强韧”,暗示国王劳勃·拜拉席恩悲剧的绿帽人生。因为同源血脉之人,往往有同样的体貌特征,比如拜拉席恩家族的黑发,徒利家族的枣红色头发,兰尼斯特家族的金发,坦格利安家几近透明的银金色头发。

可实质上,银发紫眸也是瓦雷利亚人的主要特征,自从四百年前,瓦雷利亚毁灭于火山爆发,古老的龙之文明随之崩溃,银发紫眸的血脉也开始在厄索斯大陆扩散。

此时在马王的卡拉萨遇到一位银发紫眸女人,并不值得惊奇。

“原来是卡丽熙。”

与娇小纤细的丹妮不一样,眼前银色发丝的女人骨架高大,大胸大屁股,方形脸盘也很大,是个非常典型的西方大妞。

而且她的年纪也比丹妮大,接近30岁。

对面女人的眼神怪怪的,有一种混合着嘲讽、怜悯、嫉妒、得意、阴毒的奇异情感,丹妮很不喜欢,皱眉问道:“你是莉莉丝夫人?贾科的夫人?”

“呵呵,也许过不了多久,我也会成为卡丽熙呢。”莉莉丝眉梢上扬,似笑非笑道。

睡眼朦胧早安少女私房照

卓戈卡奥死掉,他的卡拉萨会选出新一任的卡奥,而卡奥的老婆便是卡丽熙。

其实,在多斯拉克,卡丽熙不太值钱,不算草原上的那些卡拉萨,只马王城就有几十近百位死了老公的卡丽熙,多希卡林。

就在几天前,卓戈便安排一群马民战士护送两位卡丽熙去维斯多斯拉克——来自被他杀掉的奥戈父子,另一个卡拉萨的卡奥。

丹妮的卡斯武士脑瓜不太灵活,没听出莉莉丝话里暗藏着恶毒的诅咒,而且用的是瓦雷利亚语,马人听不太懂。

否则,不是一鞭子抽过去,便是一箭射穿女人的肚皮。

倒是乔拉爵士,眼神一厉,冷冷道:“我从未听说过贾科有娶妻,即便是卓戈卡奥,也有过很多女人,可惜成为卡丽熙的只有丹妮莉丝公主一个。”

他在‘公主’上加重了读音,暗示身份的重要性。

莉莉丝面色一变,不知想到什么,竟气得浑身颤抖,肥厚的嘴唇紧紧抿成一条刻薄的弧度。

半响,她磕磕绊绊地用多斯拉克语,对丹妮道:“卡丽熙,你又想违反伟大的多斯拉克的光荣传统,肆意抢夺其他战士的战利品吗?”

之前说过,原身丹妮非常善良、非常勇敢,因为见不得马人肆意凌辱被俘妇女,便强行把她们从马人战士那抢了过来。

那些被救的妇人对她没有多少感激,被抢走‘财物’的多斯拉克人却恨她入骨。

抢夺战士“战利品”的行为,严重违背了多斯拉克人的传统。

“一只鹅而已。”丹妮笨拙地从腰间解开一枚白银勋章,扔在地上,道:“你不能拒绝卡丽熙的赠礼,作为回礼”

刚才从肥胖厨师那逃跑的大白鹅,被魁洛一箭钉穿长脖子,箭矢穿过脖子,深入泥土地面足有10,大鹅发出凄凉而弱弱的‘嘎嘎’叫声,被血染红的雪白羽毛无力地扑扇着。

丹妮指着第上的白鹅,“现在它归我了。”

多斯拉克人不仅没有夫妻制度,连金融不,别提金融了,他们连货币都没有。

没有作为一般等价物的货币,没有贸易,需要什么,或者去抢,或者其它民族与城邦赠送——乌压压十万卡拉萨兵临城下,没有一家厄索斯大陆的城市敢拒绝送礼。

马人劫掠整个大陆,也不是没有金银等作为货币的金属,他们将金、银、铜打造成勋章模样,一串勋章串成腰带围在腰间。

然后就像丹妮此时做的,用相互赠送礼物的方式进行原始的贸易。

比如丹妮莉丝自己,便是其兄长韦赛里斯,在潘托斯总督伊利里欧的撮合下,送给多斯拉克海上最强卡奥——马王卓戈的礼物。

(多斯拉克海:与维斯特洛大陆隔海对望的厄索斯大陆东方的一片草原,草原太过庞大,夏日里,草浪翻滚,很像海洋上的波浪。那里孕育了强大而原始的多斯拉克民族。)

严格意义上讲,丹妮莉丝如同奴隶一般,被卖给了卓戈卡奥。

韦赛里斯送卓戈礼物,按照多斯拉克传统,卡奥必须回以对等的礼物:一万多斯拉克咆哮武士,或者,卓戈带领卡拉萨横扫维斯特洛,帮坦格利安家族复国。

也即是帮韦赛里斯加冕一顶王冠。

但蛮横的多斯拉克人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,你送我礼物,我也该回送你礼物,但什么时候送,以什么方式送,由我说了算。

韦赛里斯比天龙八部里的慕容复还要急于复国,眼见自己妹妹肚子都大了起来,娃都快生了,卓戈不仅没送他士兵,还完没有亲自出手帮忙复国的意思。

他便像追债老赖的黑混混一般,开始对卓戈百般骚扰。

泼油漆,抢夺、变卖其家产,骚扰电话,威胁其家人人身安,站在家门口骂街,殴打

《冰与火》的世界当然没有油漆,也没电话,但韦赛里斯几乎用类似的方式,将上述行为模仿了个遍。

殴打辱骂卓戈老婆,也就是自己亲妹妹,大庭广众之下责骂卓戈背信弃义嗯,白嫖自个妹妹——那货不会多斯拉克语,用维斯特洛大陆通用语骂的,卓戈听不懂,其他人碍于丹妮卡丽熙的身份,没对卓戈翻译。

偷龙蛋卖钱那种小事就不提了,丹妮莉丝听闻此事,还打算将自己三颗龙蛋送给他呢。

更夸张的是,韦赛里斯还带武器进入多斯拉克人类似‘白虎节堂’的地方,当时卓戈正与好几位卡奥聚餐,他当着无数人的面,用剑指着丹妮大肚皮,威胁卓戈:如果不帮我复国,我就捅死你老婆与儿子。

可惜,韦赛里斯有高利贷黑混子的狠辣,却没有黑混混的背景与帮派力量,卓戈更非唯唯诺诺的普通人老赖——实际上人家卓戈也没想当老赖,只是多斯拉克人的习俗如此,随四季变换游牧多斯拉克海,每年定时回一趟马王城,并请多希卡林(类似祭祀与智者)测算来年运程。

韦赛里斯悲剧了,卓戈腰带用黄金勋章串成,直接丢到铁锅里熔炼成金汁。

你想要一顶王冠是不?

直接金汁浇头,脑袋都快被烧融,怎一个凄惨了得。

多斯拉克人的‘礼物贸易’就是这么操蛋与残酷,所以,面对卡丽熙的银质奖章,对面的莉莉丝没法拒绝,大白鹅归丹妮了。

离开贾科部之前,丹妮止住胯下小母马,右手撑腰,回头对咬牙切齿的莉莉丝道:“你在卓戈的卡拉萨也有些时日了吧?既然说到传统,你更该明白,多斯拉克从无不能骑马的卡丽熙哪怕她怀孕了。”

说完,她就‘嘚嘚嘚’地骑着小银马离开了。

多斯拉克每个人都有马,都必须会骑马,丹妮莉丝成为卓戈的卡丽熙,第一件事不是学习马人语言,而是习惯马背上的生活。

庞大的卡拉萨当然有马车,但马车不是给正常人用的,更非‘贵人’专属,在多斯拉克,只有太监、残废、孕妇和老弱幼孺才搭马车。

丹妮莉丝怀孕快十个月了,依旧骑马,卓戈卡奥伤口发炎又中了黑巫术,意识都模糊了,依旧凭本能骑在马上。

越是身份高贵的人,越不能离开马背。

第一次见到多斯拉克海时,丹妮被如海浪一般草原吸引,下令麾下卡斯部众停下修整,结果韦赛里斯因为不能忍受‘被人下令’——作为丹妮带来的拖油瓶,他的‘户口’名义上挂在丹妮的卡斯部落上——而觉醒了‘睡龙之怒’,打算像曾经十多年做过很多次的那样,鞭打妹妹出气。

(ps,睡龙之怒:韦赛里斯自认为真龙,生气时常常使用这个词。嗯,一个末代王朝的乞丐王子,要出气只能找自己幼小的妹妹,丹妮常年担当韦赛里斯出气筒、压力发泄沙包的角色)

丹妮虽如货物一般卖给卓戈,可她在嫁人之后第一时间便拥有了自己的卡斯部落,阿戈他们哪里允许卡丽熙挨打?

那一次,韦赛里斯被丹妮剥夺了骑马权利,见到他步行回到卡拉萨的多斯拉克人,便语带讥讽地给他起了个绰号‘雷马尔卡奥’——酸腿国王。

第二天,卓戈卡奥提议让韦赛里斯乘坐马车,那货开开心心答应了,还以为卓戈因为丹妮的‘无礼’向他道歉。

然后韦赛里斯得到第二个侮辱性的绰号,拉迦特卡奥,意为‘马车国王’。

由此可见,在卡拉萨中不能骑马,会受到多大歧视。

看看躺在泥地里的银质勋章,再看看‘洋洋得意’打马离开的丹妮,莉莉丝肥厚的嘴唇几乎咬出血。

“明天卡拉萨拔营之前,给我准备一匹马,与那个贱人一样的银色小母马。”她嘶吼着,对身边女奴叫道。